星期三, 8月 08, 2007

扎針

肚子痛痛~

好痛,好痛﹗

痛著,痛著,突然想起...

如果這會兒能跟餅聊上天。

那該有多好。

一直在電話裡不斷重複再重複的

跟她說我好痛,好痛哦。

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事啊。

她必定也懷念著我的無病呻吟。


也許是打從心裡知道她不在﹐

所以這些日子下來,

都沒想過要跟她在電話上聊天。


今天不知道哪條神經不對了,

突然想跟她聊聊天,罵罵她。

當然也給她罵。


說著說著,肚子突然不痛了耶﹗

哦﹗餅乾真是我的靈丹妙藥。

還會治我的肚子痛﹗

呵呵 ~


昨天回到家,太累了,

想部落,

卻昏睡過去。


情緒十分高漲

好像血液裡都是跳動的音符。

好不快樂。


勇敢的安安,

一屁股坐下,

扎一針

兩針,

加入了血液奉獻的行列

這才知道

原來奉獻那麼快樂。

噢﹗終於履行了

這放在心上很久很久的事兒。


謝謝爸爸,

在88節前夕

給我力量

給我勇氣

讓我施援

讓我快樂。

爸爸

我會繼續,

繼續繼續

捐獻貢獻

不會就此打住。

爸爸,加油﹗


安安加油﹗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9:27 下午

4 Comments:

Blogger Crayn Tay said...

我以爲你是汶萊人,汶萊的父親節是在88?

你的餅乾去了哪裏?
要多休息。知道你是很拼命的俠女。

16/8/07 6:19 下午  
Blogger 一隻熊 said...

我的餅乾跑到印度去了。

遲遲不回來。

生活上沒有她,就好像有了靈卻沒了魂。

十分難挨。

16/8/07 8:01 下午  
Blogger Crayn Tay said...

why so india so far o..bear...

u now in taiwan??

25/8/07 12:49 下午  
Blogger 一隻熊 said...

我在台灣﹖

沒有啊。何以這麼說﹖

25/8/07 7:39 下午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