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7, 2010

離開我

倉促的出門、

匆匆的回家

倉促匆匆間

稍一閃神

給閃了


說是閃、其實不然

循進式的先是覺得

怎麼彎一彎腰那麼難...


再要彎腰撿東西

脊椎狠狠刺了一下

笑我老朋友來找了

還傻傻分不清楚...


久違的脊椎炎

它回來了...


這一次它讓我

直挺挺的站在

烏節路上

動彈不得...


這一次它讓我在

夜裡翻不了身


這一次它讓我媽

覺得事態嚴重


這一次它讓我覺得

再忽視它

我可是要倒大楣的


它來勢洶洶

讓我忍著痛

四處找人救


夜裡

它讓我覺得

一無是處


簡單的翻身

我辦不到

躺著痛

趴著起不來

什麼姿態都犯著它

痛醒過來

覺得真他媽的無奈!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11:01 下午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