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15, 2009

佛門

這裡像海。偶常常一屁股坐下,忘了海面上的波浪,像現在一樣靜靜的,靜靜的,身心投入的去聆聽由內而外腦電波發出的各種聲音。聽著,聽著,手指便開始旁敲側擊。幾年下來,偶也已經習慣了這些頻率不一的聲浪。旁敲側擊也成了這些年培養下來的一個習慣動作。

這裡小小的,卻可以塞進很多。六百次,有一股聲音一直靜靜的。可偶卻沒有忽略它。偶不是沒有給它發言權,而是偶不懂得表達。也沒有真正的去面對它。

這是讓偶自己十分訝異的。六百多篇下來,偶沒有一次真正的要面對,試著找出方法來解開心裡面的那個結。偶有六百多次的機會,偶卻沒有嘗試。

這跟隨偶好久好久了。

在家裡,偶是個異常鐵齒的無神論者。偶從小就很黏偶拔拔,所以基本上偶們兩個都是一個樣。什麼樣? 就是麻麻眼中的反對黨!

拔拔在生病前,他常說他參香拜拜就只是對前人的一份心。聽他這麼講,偶當然也就秉持著這個拔拔的信念。常常手上的香都是麻麻盯著,偶隨意舞弄個幾下,就呈上的。老人家常說,妳要跟神明講啊,妳要功課好,妳要平安,妳要健康。如果如願,偶便如何如何的。天曉得,偶從小就是個無法無天,集中力零的小孩。偶連跟神明說話的那一丁點時間,都覺得自己講的東西往往九不搭八,一下子這樣,一下子那樣,講到最後忘了自己的祈望。神明又怎麼會聽得懂?

可是就這樣,偶排斥著,一直一直排斥著。家裡的小孩就偶一個是反對黨。麻麻直到今天還是不懂。偶也一直都在尋找答案。從小到大,偶都會問麻麻為什麼要這樣? 麻,妳說的不可以究竟是為了什麼不可以? 誰說的不可以? 按怎不可以? 100個為什麼的答案通常都是偶也不知道,古早古早的人就是這樣啊,所以妳不要這樣鐵齒,人家怎麼講,妳就怎麼做! 偶的麻麻也有很多事是她不懂的,可是她卻信奉。

偶還清楚的記得小時候偶坐在車上,在開往學校的路上,在車子的後座蹦跳間偶第一次問拔拔,拔為什麼別人的車車都沒有停,你卻停下來不走了。拔才教偶認識紅綠燈。如果沒有記錯,那一年偶六歲。六歲的小孩應該懂得辨識紅綠燈了嗎? 這偶不知道! 偶只知道在六歲以前,偶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忙得要死,壓根兒都沒有留意過拔拔曾經把車子停在那根黑色的柱子前。拔解釋過後,偶也就似懂非懂的開始指揮著交通,煩不勝煩。拔很愛偶,他雖然被偶煩到想要直接把偶拋出車外,可是他最終都沒有這樣做。可見,偶的拔拔他真的很愛偶,很愛,很愛。

長大後,偶知道了自閉症,這三個字解開了偶所有的謎團。以前許許多多不能解釋,也不能讓大人明白的種種行為舉止。仿彿都有了最好的解釋。上課,偶必哭得歇斯底裡,偶不喜歡學校,不喜歡那味道,不喜歡上運動課要換運動服這檔事,偶不喜歡上下課鈴聲太吵,偶覺得學校好臭噢! 儘管偶在那個時候就已經知道坐偶旁邊的那個男生很帥,很可愛。可偶還是繼續哭鬧。那時候大概也許也只有麻麻的神知道他會是今天的吳尊。那時候的他,只是個眼睛大大,臉頰胖胖的吳吉遵。那時候,他還是吳吉遵,是遵不是尊。

可是偶想就算未卜先知,偶還是會故我,任性的小人兒還是會任性的拉扯著拔拔的褲腳。天啊,那個世紀,誰曉得,偶原來是個生病的小孩。其來有自。

二年級那年,拔拔終於受不了把偶拋在臭臭的學校廁所,離偶班上數十步的男廁所。然後從另外一個門溜了。偶太鬼靈精,覺得不對。就開始拔拔,拔拔的叫。

遍尋不著的偶,以為那是拔拔在跟偶玩捉迷藏。哈哈,好啊! 拔拔一定是從那個門出去了。偶也就從那個門出去,沿著班級,偶走啊走,一個小人兒竟然可以那麼脾氣死硬,就是要把拔拔給揪出來就是了。

於是,偶走呀走,六歲的小不點,沒有拔拔的大手拉著,自己一個人走出了學校,學校前面有橋,偶很害怕,橋的下面是河,川急的河流,偶也不知道自己怎麼走過了那橋,越過了馬路。畢竟偶才六歲!

草地的前面停放著很多的車子,很多的大人牽著很多的小孩子。哈哈哈~ 偶小時候真是個神經病! 突然偶看到一輛車子,車子裡有人搖下車窗在跟偶說話。偶笑著坐上了車子。那白色的車子裡有好多個哥哥,偶小小的,被擠在最窗邊。車子經過拔拔從來都沒有帶偶到過的地方。偶也只記得車子經過那個地方,其餘的都沒有印象了。最後,白色車子停在偶們家的院子裡。哈哈,拔拔偶還是有辦法回到家。你再怎麼躲,偶還是可以自個兒回家。看,偶才幾歲的人兒就那麼邪惡。就那麼壓著偶拔拔。

回到家,偶麻看到偶,瘋了。沒有打,罵應該免不了! 偶有點(超級?)失望,因為拔拔居然還沒到家! 哈哈哈~

如果你是偶麻,你能不瘋嗎? 麻跟姑丈在拔的辦公桌前搖頭嘆氣,慶幸偶遇到是姑丈,要是撿到偶的是別人,偶的下場應該很可愛。

不一會兒,拔回來了,偶稚稚的笑著示威。

你面對一個七孔生煙的手下敗將,能不得意嗎? 能嗎? 哈哈哈~

偶拔這次真的氣死了,把偶直接反鎖在家裡,那一樓偶從來沒上過的洗手間。在沒上過的自家廁所,偶反而害怕了。哈哈哈,不是神經病是什麼? 只記得偶怕得要死! 聽到外面拔說他真的管不動偶了。不曉得該怎麼樣教偶! 過了多久不記得了,終於~ 終於有人來打救偶了。

那人就是偶除了拔拔之外,最愛的哥哥(表哥)。

這事過後,偶停學了! 拔實在是太生氣了,氣到不讓偶上學。偶也沒差,記得在客廳裡,拔給偶話聽,既然那麼不喜歡上學,那就乾脆不要去。偶樂得咧! 哈哈哈~ 可是不讀書,長大的下場就是倒垃圾。什麼都不會,就只會是個髒髒的倒垃圾的。這招擊中偶的要害! 可是,大人們哪會管小孩聽不聽得懂,偶拔跟偶媽就又繼續談論著一個20 年來偶一直記著超好笑的話題。他們在懊惱,在煩著二姐太胖,不能送她去學芭蕾,怎麼辦? 哈哈哈~ 好笑吧? 很好笑!!! 哈哈哈~

最後,偶當然還是回到學校! 那一年,亂七八糟的偶考上全級第七名。怎麼考的,偶可是一點都不知道。只知道拔拔一定逼偶唸書唸到偶生氣,偶昏迷才肯放給偶!

有一次,偶很累了。小朋友嘛,10個生字就 SOAP 這個單字偶怎麼拼也拼不會。偶就是不會! 不會這字,明天的聽寫,就不會是 100 分。督促偶讀書的同時,拔還忙著他的生意。那時已經是晚上七八點吧偶想。因為已經過了偶的睡覺時間。而且是過了很久很久!

生氣了,偶就是不會! 拔說只要一次,偶只要拼出完整的 SOAP, 一次就好。他就放過偶! 啊~ 偶用 ink 筆把 S-O-A-P 大大的刻在拔拔的木頭桌上的小抽屜裡。狠狠的刻! 現在那桌子還在。那肥皂也還在。哈哈哈~

只有拔拔不在了。
:)

第二天,那肥皂也刻進了偶的腦海裡,聽寫滿分!

偶從小就是個惡魔! 偶活在拔拔跟偶的世界裡。偶到七歲八歲才認識偶麻! 因為偶麻她從來沒有帶偶去上過一天課。偶的生活裡好像都沒有她在的美好回憶。記得的都是她氣得用衣架子打偶二姐的畫面。哈哈~ 二姐小時候是個不會唸書的笨蛋。偶最討厭偶二姐。因為她常常欺負偶! 哈哈哈~小朋友!!

偶大姐更不用說了。偶六年級的時候,拔麻要偶開始獨立。不可以再抱著拔拔睡! 他們安排偶去跟大姐睡! 偶只說了句,誰來的? 偶不認識!

可見,偶多麼自我!

長大后,這順理成章的就變成了叛逆!

偶 19 歲的時候有次跟偶麻嚷嚷,偶大聲的問偶麻,妳有沒有想過從小到大,偶為什麼什麼事都跟拔拔講,從來都沒有妳該知道的。妳到底有沒有想過? 偶天天在電臺講話,妳有沒有認真的聽過偶,知道偶講的是什麼。19 歲的偶,抗議著她沒有給予偶,偶要的尊重!

那場罵仗,偶贏了。偶也傷了偶麻的心! 也從那天起,她跟偶講話不再嚷嚷,她不再教偶,她開始跟偶講理,聽偶說話! 真正用心去認識她這個女兒!

再一個月多一點,偶就要 30 歲了。偶麻還是不了解偶! 偶沒有辦法,偶學習遷就!

偶麻很虔誠,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奶奶還在的時候,她沒有那麼虔誠。奶奶不在了,特別在拔生病的那一年,偶麻開始變得十分虔誠。

她開始初一十五茹素。也是每個初一十五都要燒一些符,作兩盆水要全家子喝三口,洗三次臉。偶姐,偶弟如命是從! 偶? 偶覺得這是 RUBBISH!!

NONSENSE!!

於是,偶又變成了家裡唯一一個不茹素,抗拒神明的無神論者。直到今天偶依然是家裡的反對黨! 住在外國那幾年,偶有問過自己,偶要答案。 偶知道偶自己不是無神論,偶只是不能接受這些 NONSENSE!! 這些亂七八糟,沒有為什麼的為什麼。

偶開始上教會。偶的室友天天給偶說教。告訴偶,耶穌愛偶! 耶穌祂很愛偶!

偶在汶萊就上過一次教會! 笑死了~ 牧師在偶自我介紹完畢時,告訴偶,告訴餅,偶們是罪人、偶們都是罪人! 哇,偶差點兒笑死! 神經病!

在澳洲那幾年,因緣際會,偶開始上教會! 詩歌好好聽,教會裡外,人人都跟偶講述耶穌基督的好,耶穌基督祂有多愛偶,偶連 Passion of the Christ 都去看了! 偶陷入掙扎。麻長途電話裡說的,叮嚀的都是叫偶不要去信主。偶的朋友都是基督徒。不信基督的,也信了基督! 偶身邊的朋友都變成耶穌基督的子民! 偶的室友開始討厭偶,排斥偶,她不明白為什麼人人都相信了偉大的耶穌基督,唯獨偶,唯獨偶一個,上教會,甚至會去幫忙清洗教會廁所的偶,每個禮拜去上教會卻還是會窩在房間裡,戴著耳機聽著齊豫唱大吉祥天女咒。

偶沒有答案! 也給不到她一個答案。

有個泰國男生喜歡偶,他說佛誕要帶偶去佛光山浴佛。偶去了! 進了佛門,偶好像有了答案!

一腳踏進去,偶備感溫暖。 覺得平安,發現自己居然喜樂。看到一尊彌樂,看了很久。偶感覺喜樂!

到大學畢了業,到今天,基督都沒有擄獲偶的心。

神? 燒香拜拜那個神也沒有!

麻接受了偶不茹素,接受了偶不拜拜。卻還是硬要偶喝下那符水。現在外面還有兩盆等著偶!

上一回,擺了一個禮拜,麻倒掉了。

這次,她說了三天? 四天? 偶不會管的啦~ 只是麻還是不能接受!

不要說沒有,偶跟了不下十次,跟麻去乩童那,找答案,尋撫慰!

可是偶就是騙不了偶自己!

在神面前,偶還是覺得那是 RUBBISH!! 儘管偶知道那乩童不是神棍! 她不會騙偶! 她是個很疼惜偶的長輩! 可是這些所謂的神明降臨,賜福,改運對偶來講還是個負擔!

偶叫偶自己相信,可是偶就是不能 take it!! My god, they are so RUBBISH!!

偶有選擇相信過她說的。可是、都沒有應驗在偶身上! 阿姨跟偶說了很多道理,說安,妳看妳姐那麼信,什麼事都來問,她一路走來多順遂啊! 偶們做人不要太鐵齒!! 是的,偶姐都很順遂,可這又代表些什麼?

偶不是沒有選擇相信過祂,偶有! 偶有相信過呀! 偶拔拔在手術室裡生死一瞬間的時候,偶求過祂! 祂告訴偶,這是命! 她說,她打了一天的冷顫,這一切都是命!

偶屁她媽的命!

麻也曾經說過,她日拜也拜,也不是這樣! 她也氣餒過! 可是她還是選擇追隨,相信!

偶就不能! 祂從來沒有幫過偶! 什麼所謂的眷顧,偶一樣都沒感受過! 當然不是說,祂要給偶甜頭,偶才會相信祂! 可是祂真的多數時候都是虎濫的。

好人死了,壞人好好的。 笨的,笨死了。聰明不得志! 什麼跟什麼? 祂掌控這一切? 祂還真本事呀! 不要跟偶說什麼因果,輪迴! 偶只知道賞罰要分明!

今天,偶又再一次的找了個爛借口逃開了跟神靠近的機會! 借口超爛,可是他奶奶滴,偶才不管咧! 麻說來了,就去拜拜,偶說偶得走了! 偶的事比他媽的那個亂七八糟的神來得重要!

這十年,偶買了很多書。看了一些。書裡的神,講道理的。信奉祂的人寫了祂好多好話! 偶也學到一些,肯定一些! 可是偶還是唾棄乩童這玩意兒。

是道教跟佛教的分別嗎? 偶麻是道教徒,偶是佛教徒。偶不喜歡燒大量的香,偶關心燒很多很多幾千幾億萬的紙錢對環境造成的污染。一個月裡面,每個十五天都要硬性,作勢的茹素,這對偶來說都是 RUBBISH!!

不殺生乃慈悲,不是特定的那一天,不是忘了就是罪過! 慈悲是不殺戮,是捨! 天天都該慈悲為懷,他媽的初一十五就加倍你的慈悲嗎? RUBBISH!!

那天聽狄說,他那女朋友辭去工作後,跟她媽上廟裡拜拜。求了10 幾支籤! 神啊神! 偶去 A 公司上班好不好? 好的話,給偶聖杯! 哇靠,神經病! 她這樣重複再重複的求了十幾二十次。有上上籤的,也有下下籤。下下的都不予考慮了!

偶的媽呀! 一個 24 歲的女孩她的思想怎麼會是這個樣子的? 偶在狄面前也懶得多講,因為狄也是一個神經病,喜歡把一尊神叫乾爹,喜歡有事情就去問神! 他們不知道自己其實就是神! 神經病的神! 他們在廟裡得到的答案,不就是自己自問自答下得到的結論嗎? 他們督信這一切,偶沒有辦法接受!

偶一個異類,薄弱的聲音只有部落格知道!

如果你有偶要的答案,請你告訴偶好嗎? 偶錯亂,偶多麼無助啊! 偶錯了嗎? 請你告訴偶,好嗎? 引導偶! 偶在求救啊偶!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8:18 下午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