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7, 2008

藥療

昨收到施夫人則短信

十分愧疚

這陣子忙得沒時間去關心身邊重要的人

一則關心的短信

讓偶忙完手邊的工作就直奔施家

走進小客廳、夫人正背對著偶打短信

老爺跟小少爺都在

這家人難得的都在

老爺夫人笑得燦爛

夫人說還在發短信給偶咧

原來這小出現真的能帶個兩位長輩一些快樂


不巧沒電、也好沒電

沒電視、沒雜音

大家就這樣聊了3 個多小時


安近來心情比較好了

沒像姐說的真的去看心理醫生

只單純的做了一個朋友間的聊天 Therapy

電影 Therapy

還有一個讓偶很快樂的療法

砍了三千煩惱絲

偶仿彿陷入了深深深深的苦海裡

竟然忘了這一直讓偶重拾快樂的方法

那天下班後去做指甲

跟大夥兒玩笑著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越看越不順眼

覺得哪兒出了錯

想了許久

是頭髮

這該死的頭髮

7 點 15 才等到指甲完全風乾

不騙你

偶竟是狂奔

奔馳著

害怕丹尼叫偶明日請早

找到車位 7 點快 40 了

急忙搭手扶梯直遙而上

丹尼看了偶直發笑

問、安要怎麼弄

偶說丹尼、偶只知道

偶要明天一早起來

漱洗過後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感覺是快樂的

丹尼一陣大笑


偶說偶已經鬱卒了一個多月

找不出徵結點

原來是頭髮

請幫偶殺它個片刻不留 =)


種種療法過後

偶比較好了

雖然還沒完全活過來

可是偶比較好了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8:09 上午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