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2, 2008

偶有精神病

整個人都 low bat 了

可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它就是睡不著

書櫃裡挑本書來看,也還是無法專心


胡思亂想著

想著電視上許效舜說的、

寂寞來襲、刀刀殺人


多少人、寂寞它、已經自然得跟呼吸一樣順暢


今天跟亞亞並肩走著,短短的聊了幾句

亞說,安妳名字已經在下個月的升級試裡了

偶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潛意識的甩甩頭,笑了笑


偶是真的想走了

好累好累哦

誰來拯救偶﹖


身邊每個人都跟偶有著同樣的累

貓頭鷹哥哥敞開心的跟偶說、他也累了

偶想、對他來說、偶就是個毫無心機的笨蛋

才會在偶面前卸下全部武裝


哦,天殺的

現場正放著黃義達的

心很空、天很大、雲很重

我恨孤單、卻趕不走


突然之間覺得o惡心想吐

偶想偶需要心理醫生 ( not 婦產科 ok?)


昨天夜裡、姐打電話回家說

她們家隔幾棟樓、有人輕生

麻今天在餐桌上講

偶跟麻說,偶的壓力再排遣不了

有一天也會跳樓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9:41 下午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