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13, 2008

我的拔跟麻

肚子餓餓

沒有晚餐的一天

不是麻沒煮

是今天不曉得那根筋不對

一個下午的不舒服

搞到偶連一口飯都吃不下

頻頻打嗝兒作嘔


忍到最後真的忍無可忍

跟麻要了一顆胃藥

很怕麻又像上回一樣把

不知那個傢伙的風濕藥

當作胃藥拿給我吃

家裡又沒人得風濕


這還不是最誇張的說

更頂級的是

有一回問拔要咳嗽藥水

拔說外面櫃子上的那瓶就是

問說是這瓶沒錯吧

大家都應聲說是

煩不煩啊妳這瓜


結果咕嚕咕嚕喝了好大一口

覺得有怪

可是又說不上來怪在哪

不過一分鐘時間

整個人就開始熱了起來

臉頰開始泛紅

麻、偶怎麼喝了這咳嗽藥

卻感覺身體發燙﹖


沒有人可以給偶答案

直到拔驚聲尖叫

才有了答案

傻瓜、你... 你這傻瓜

你喝的那瓶素.. 推腳藥水

暈倒~~

無助的偶

問了他們一句

偶會不會死﹖

需不需要送去醫院洗胃﹖

得到的答案竟然是

等等看~


偶成長的過程中、這種狀況劇

究竟'花' 生過多少次

我想都不敢想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11:48 下午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