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26, 2007

報恩

沒上班卻搞得跟上班一樣累

偶還真是了不起...

癱了個上午、

下午便赴律師樓跟大狀奶奶商討細節

這才搞清楚一切一切..

來龍去脈

隨即驅車前往高等等翻譯先生

翻譯先生是個坐沒坐相的傢伙

第一印象甚為差勁

再來就是他的語調極其低沉

聽得我是哈欠連連

難為施老爺細細聆聽

簡直就是催眠曲

聽完二十四頁、我迫切需要咖啡

趁些許空檔、便與老爺去祭祭五臟廟

遇到宇宙最無能的律師

老爺還邀他喝咖啡

席上我不大說話

因為覺得此人雖雅其名是個律師

卻是個俗子

髒了偶

匆匆祭廟、便再上律師樓開會

會上、老娘狂做筆記

老爺一貫的優哉游哉

六點、返回老爺家

隨意的吃下幾口飯

便開始家庭會議

一段一段故事般的敘述

這會儿、輪到老爺做筆記

故事繁複難記

奶奶偶重複著說

盡偶所能讓內容不那麼亂套難懂

就這樣搞到九點鐘

我原該精彩豐富的星期一假日

就這樣成為過去式...

後記﹕- 受人恩惠千年記、拔拔您毋須掛心、安安弟弟姐姐都有在做 -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11:28 下午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