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12, 2009

林黛玉

猶如藥瓶子般,這一整年偶無不在吃藥

好了又來,好了又來

可也就屬昨天最誇張

外出到四點

做完指甲,看鏡子裡的自己

越看越不順眼

越看就越討厭

尤其討厭那劉海

它讓偶變得邋蹋

尤其每個早上任偶

怎麼吹它怎麼塌

他奶奶滴氣死一隻熊


讓丹尼剪掉那長劉海

感覺煥然一新

可也在這時候

微微有些不適

心想剪完就趕快回家吧


回家的路上

想起了答應麻要買下午茶

路上便打了通電話外帶

到了餐館還素得等

館子裡冷氣開得那麼的強

老娘二話不說趕快換位子

叫了杯冰咖啡邊喝邊等


好不容易等到了

回家

頭就開始粉痛粉痛

鑽進麻的被窩裡睡

麻催促偶吃藥

偶說不行要躺一下

躺了將近一個鐘

起身吃藥回自己的窩窩

一屁股坐下

不妙~

想吐

說時遲,那時快

啊~~~~~~~~~


垃圾桶~

來不及的吐了一地

來得及的吐在垃圾桶裡

臉色慘白~


偶才剛洗的澡~~

唉~ 再清潔一番

換件衣服

跟麻說了聲

吐了一地~

麻驚嘆說天氣太熱

偶應該素中暑了


偶應了一聲,再嗑顆藥便去睡

這幾天偶幾乎九點就睡

現在已經過了偶的睡覺時間

偶要昏迷了~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9:15 下午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