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22, 2009

問你怕未!?

為了明天做準備,到狄房間的櫃子裡翻出以前的課本

泛黃的書本,裡面密密麻麻都素筆記。

好像每一章每一頁都被那用功的熊翻過無數遍。


現在看來,十分好笑。


那一年,偶真的粉用功在唸書吧。

這一天,偶又更老一些些了,

想念起那白顏色,小小的桌面,好像時刻日夜都堆滿高高的書。


在小小的房間裡,一個人生活。


真的很想念那家。屬於偶自己的家。

衣服穿得厚厚的。夜涼颼颼的。

只一盞黃顏色的燈,引來多少喝咖啡的伴

一同捱過一個又一個挑燈夜讀的夜。


回憶起,無奈何的心酸酸

一直都在趕路,回頭一盼

卻再也回不去那情那景。


姐在港,幫偶在城隍廟求了支簽

學香港人說的,那麼近的城隍廟,也不求支好簽...

姐撥電回來說素支上簽。

偶笑說怎麼可能?

不久後,簽也跟她一併的回來了。


擱在桌面上,偶掃過一遍

苦苦的笑說,屁啦~

更吝於再看多一眼。


今天認真拿起一看

不得了......

非但素支上上簽而且還素......

簽王!!!


去年在台灣,跟施夫人一車子叔叔阿姨到著名的烘爐地拜拜

施夫人看偶興致勃勃的學別人家亂抽簽

笑說自己從來沒抽過簽

興起也抽支問問事。

結果也素抽到了簽王。


她笑說,這要添很多錢..

偶說那偶需不需要也添上一點..

夫人說不需要,只素抽到簽王的人需要添香錢。

也素那一次,偶才知道那一筒筒高高任人扛都扛不動的簽簽裡

原來也有一支難以抽到的簽王。


姐順勢去解簽

解簽的先生告訴她說,他長年在這

也真沒看過幾個人抽到第一簽


夫人說抽到不素大好就素大壞。

各人造化不同。

偶真的也不會評論了

這樣的王也讓偶抽到,

真要素大壞,偶也只有認了~

阿不然咧~


哼,口說無憑

真的要給大家開開眼界,

看看熊偶抽中的

傳說中的第一簽~

登...
登...
登...
登...

登...
登...
登...
登...

登...
登...
登...
登...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9:33 下午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