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29, 2009

Beautifully Imperfect

好久好久了,沒有好好的坐下來跟你聊聊天說說心底話。你還是老樣子吧。:)

不會變的。

家裡一切都好。你知道的。一切都好。

家裡面,現在大家都不叫你名字。可出門前,往往回頭看看你,跟你笑一笑,打聲招呼。你的名字,大家很少提,默契一般,像似只要大家一開口,你的名字就自然而然消失在空氣裡。從原本的不提,到今天,久而久之,喚你一聲,那聲音就好像蕩氣迴腸,回音不斷。心更像是觸電般的悸動。

中飯過後跟麻談起往事,想起了十年前的你,十年前的我。十分懷念!

十年過去了,鏡子裡的我不再年輕。今年的我三十歲了。哈~ 難以相信,可又的的確確是,我不再年輕了。

我開始有了白頭髮。有了小細紋。我有了三十歲以後,每個日子都是賺回來的想法。不騙你,真的。你離開的這些日子,更是讓我體會日子總是一晃就不見了。十年前,我好年輕啊,那一年,我把絕大部份的時間都放在工作上,課業上,感情上

儘管我十分忙碌,可那一年,是我們很親密的一年。你支持我所愛的工作,你看著我又是工作又是課業的兩頭燒。跟著我湊熱鬧,你也同樣很充實,忙碌。那一年,我讓你很是驕傲的,我知道。

十年啊,長長的十年過去了,今年我和十年前一樣,又肩負了一些重要的工作。你會高興的。你喜歡看見我日夜的忙碌。我都知道。

看,十年後,我還是做著你喜歡我做的,你不喜歡的,我都沒談。哈哈哈。:)

我知道的,我知道,你跟十年前不一樣了。今天的你,會是希望我身邊是有人陪的。會是希望我幸福的。可是哈哈,你要知道,這很難。我從會,到現在不會了。

當我不會愛的時候,我感情談得轟轟烈烈。當我開始逐漸懂愛了,我卻不敢去愛了。曾經那麼用力的去愛,我想那個時候我把力氣都殆盡了吧。

身邊也沒有男生再喜歡我。

我倒是有個喜歡的男生。可他太飄忽不定。而我又已經老到沒有力氣再去玩這種所謂的心理游戲。所以,我想我還是選擇放棄。況且,對人家而言,我大概也只是游戲裡,他一個不妨玩玩卻又不值得浪費時間精力去玩的一個玩具。也自認沒那個能耐。(正所謂夫鸡肋、弃之如可惜、食之无所得) 唉~

如果有,他會來的。如果沒有,也終究是一場空。畢竟,到了人生的最尾端,都會是一個人走的,就像你一樣,萬般捨不得,但是又何奈?

如果真有,那我跟他之間的距離也就越來越近了,不可能到六十歲都還遇不到吧。:)

不強求,隨心自在。我雖然承襲了你的多愁,卻也無端的多出了一份自在。我喜歡自己的這份自在。我喜歡把東西往好的方向多看,我喜歡多向的看事情,想事情應該如何才能圓滿。這一點,我雖然做得好,但也不是都盡理想。人生,不就是這樣? :)

我從小就迷時事政治。和你最多話聊。你不在了,我也都不碰了。台灣政黨再次輪替,我希望台灣找回正直正義,於是我走上台北街頭,在凱達格蘭大道前搖旗吶喊。一輪瘋狂,我又回復到平靜的生活裡來。

近日來,我又開始蠢蠢欲動了。我關心民生,我又開始有了很多的不平,不忿。我很清楚,事情都要多面向的去看。報紙說的不要絕對的聽信。很多時候,那一篇不是東西的東西都是一面倒,有心人士透過傳媒置入人腦要不得的髒東西,是非顛倒,黑白混淆。一傳十,十傳百,傳傳傳,與世無爭的百姓就容易採納,聽信,然後信奉。堅定不移。

這個地方逐漸的不再適合人類居住。我們違反大自然、我們讓冰山融化,使得天氣變幻莫測,我們吃的用的讓我們生病。

我思考,拼命的思考。

如果,我有孩子。我要如何教他,讓他是非黑白,清楚分明。我要如何讓他明白少數服從多數。多數未必是王道。好比一個國家,執政黨獨立執政數十年,擺出來的都是好的。事情發生了,場面話,說得頭頭是道。現在,場面話還算是給足了你面子。簍子捅了一個又一個,自己都站不住腳了,索性沉默不語。

我要怎麼告訴小孩,那人民選出來的政府,雖然一如既往,可是那一套已經過時?


我要如何讓小朋友知道真性情往往會得罪很多人。成龍叔叔的瘋言瘋語,有一些些事實是他必須要知道的。譬如,小孩子他有一天講電話,那電話可能會爆炸。社會亂象讓憂心的人說了不該說的話。

我要怎麼一面跟我的小孩說,孩子啊孩子,你要誠實。可,誠它固然可貴,可虛情價更高?

哎呀,這世界亂套了。

當我轉著地球儀,翻開歷史書,跟孩子講說,這裡是墨西哥,那邊的沙沙醬特別好吃,料理特別辛辣,可是這個暑假如果我們舉家到那裡去,是不可以在他們的餐廳用餐的。因為他們家的豬生病了。我們去了那裡,很可能也會跟著一起生病。感冒是會死人的!

當孩子問我海與河該如何區分的時候,我該如何是好? 告訴他,海已經被填滿,河流就是這邊到那邊那髒髒的水面就是河流...

媽媽,為什麼我們班同學家裡有兩個爸爸,卻沒有媽媽。有兩個媽媽,卻沒有爸爸? 為什麼? 為什麼? 我該如何完美解答?

為什麼妳要逼我寫字? 就不可以讓我用電腦打字嗎?

媽媽為什麼妳寫的是古字(正體字),而我學的跟妳寫的又不一樣?

媽媽為什麼妳那麼如此這般食古不化? 我就是不能逼我自己喜歡女生? 妳要我怎麼辦?

啊!!!!!!!!!! 怎麼辦?

那就不要生?

可,我會想要有個小孩!

看樣子,還是該找一位撐得住場面,站得住腳的男生來當他爸爸。不然怎麼辦?

瞧,你不在的這幾年,這世界變了樣。唉~

姐再過幾天就要回來了,家裡又要變得吵吵鬧鬧。ok,是熱熱鬧鬧!


爸,看這短片,我又哭又笑,對你更是想念!

你不在了,沒有人給我們聞臭屁了。麻麻的房間裡,也不會有一班人因為一個大臭屁而四處逃竄。

沒有人跟我一起,在麻麻熟睡時,夾攻她的腳,給她來個大涂鴉。

當然爸爸,你並不完美。

你也常讓我扁嘴抗議。我說過將來的另一半一些小地方千萬千萬不可以和你一樣。

可是爸,我想我是錯了。

你近乎完美!

我經常想起的竟都是你一些小動作,壞習慣。

可天知道,我多麼想再一次,在你大大聲喝湯時,喝住你。叫你要小聲點,喝慢些。

爸,原來在我心裡,你完美無瑕。

Pa Pa, You are Beautifully Imperfect!! :)

我永遠愛你…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11:05 下午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