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3月 11, 2009

旁觀

作家、劉墉先生在寫簡介時、常常不一樣、可讓偶印象深刻的是他說、他有一雙很勤的手和一對很冷的眼。

很冷的眼… erm.. 這個說辭多麼耐人尋味呀~ 很冷的眼? 意旨? 合上書、偶細想~ 也就這樣把這句話刻畫在腦海、直到今天。

開始寫這部落的時候、偶剛過 25歲生日。那是上一個世紀發生的事。昨天已死、今天還苟活的偶常隨意點擊以前年少時所寫下的生活印記。發覺那時候的偶、極其可愛。連偶也要忍不住愛上這樣的女孩! (真的!) 今天、同樣的偶、同樣坐在電腦前、作勢拍拍身上的灰塵。笑著說曾幾何時偶也有了對冷冷的眼。

近日來、阿潘潘越雲的出牆事件鬧得沸沸揚揚、電視劇裡上映著同樣的情節、生活裡朋友同樣有著一樣遭遇。

有朋友(?) 說過、人類的一夫一妻制實屬是非顛倒的。是極其不應該的。初聽、覺得這位仁兄真是瘋了、那時候也是靜靜的聽就算了。同樣的、這個說法上了心頭。年紀越長、越悟出其中道理、越有相同的體認。

曾經有位女性朋友告訴偶、老公外遇沒關係、只要他每個月照實的把家用帶回家就是了。偶聽了、尷尬的靜下聲來。想、說得那麼灑脫、點頭如搗蒜的她表情那麼堅決、那麼自信、嘴角還掛著一抹微笑。這.. 這.. 這..

她真的做到了。

有個男性友人告訴偶、大嫂說管他外面怎麼玩、只要不帶回家就行。朋友最終還是把女生給帶回家了、不同的是他把大嫂遷移到另一個海外的家。他也做到了。不是嗎?

女生愛得深、被朋友欺負得甚、氣急敗壞打了電話給正宮娘娘。沒說什麼、就說了有個自己的存在。大嫂喂了兩聲、女生把電話給掛了~ 朋友女生繼續的在一起。大嫂不動一點聲色。一年、兩年、多少年過去了。

大嫂贏了!

電視劇裡演著賢慧的太太隔著門、聽到先生和外面的那個她在爭吵。她揚言要這位先生拋妻棄女的跟她一起遠走。先生已有悔意、不從、意想回到屬於自己的那個家。門外的太太聽傻了、手在門鎖前來來回回、忍著淚、思緒全亂的想該不該開門進去。電視機前的偶、也在想、是偶、會開這個門嗎? 想的當兒、門被先生打開了。

在那短短的幾秒鐘、偶想、偶不會把門打開。反而還會快步的走開。不是孬、而是想到了大嫂。隱忍才有贏面! 當然有些女生、就覺得沒什麼好忍的! 偶想如果那是偶先生、偶應該很愛他。所以、偶不會打開那扇門。

女朋友出牆了、同樣也鬧得沸沸揚揚的。老公看見了一切。那可是她生病期間、陪她一路走來的先生耶。她居然對不起他。聽身邊的朋友說她要離婚。偶問說、從此以後和那外遇雙宿雙棲嗎? 朋友說、聽她說那男生脾氣太壞了、兩個人不可能在一起。偶眼睛瞪得老大、剎那間說不出一個字。

原來可以是這樣的。

前些天、參加好朋友的婚宴、大家滿滿的都是祝福。走出那熱鬧開心的場面、偶笑想、好朋友最後會出軌嗎? 那麼相愛的兩個人、可不是? 王子和公主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已經沒有這支歌仔唱了。

以後偶的小朋友、偶該給她看不入流的灰姑娘嗎? 這又想起了那位朋友(?)說的另一番話、他說白雪公主、美人魚的結局都是掉眼淚的。小朋友應該看什麼童話故事呢?

兒時愛膩著的哥哥、幾年前也有了外遇。嫂嫂也還是嫂嫂、外遇變成了理所當然帶出帶進的太太。外遇有了小孩、家裡的革命慢慢的慢慢的沒人再提起。侄兒們都長大了。偶在想如果有一天、哥哥的小孩也成了人家的外遇。哥哥該如何是好? 哪個女孩不是爸爸眼中的寶?

唉~ 阿潘說
「我求助無門的時候,不像別人可以回娘家訴苦,我17歲時爸媽就過世了,每次看到女兒,就會想起我的爸媽,如果他們知道我的婚姻是這樣一敗塗地,一定會替我很難過。」說著說著她忍不住流淚。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8:03 下午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