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11, 2008

徒留彈口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快樂與悲傷原來是一夥兒的

它們就跟天堂跟地獄一樣

是並存的

是同等號的。


我感覺心臟快要蹦出來了

我用一根無形的繩索緊緊的牽制著它

不動聲色的

不露痕跡的

拉扯著這份悲傷


我想我已經長大

不應不該把不愉快帶給周遭

我該收起心情

若無其事的回到原點


沒人聽見

槍聲很響

一槍不斃

亂槍不死

我早已免疫~
自說自話 <一隻熊> @ 10:30 下午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